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北京保利拍卖2022春拍丨京华余晖御誌专场精品图赏

2022-11-26 12:50:51 129

摘要:十年前北京保利拍卖曾推出“京华余晖”专场,这是国内外艺术品市场首见以清代宫廷家具木器杂项残件为主题的专场拍卖。这一专场拍卖后续产生的文化认同和示范效应多年来获得藏家认可和市场检验。“十年磨一剑”,在此基础上,北京保利拍卖第53期四季拍卖甄选...

十年前北京保利拍卖曾推出“京华余晖”专场,这是国内外艺术品市场首见以清代宫廷家具木器杂项残件为主题的专场拍卖。这一专场拍卖后续产生的文化认同和示范效应多年来获得藏家认可和市场检验。“十年磨一剑”,在此基础上,北京保利拍卖第53期四季拍卖甄选这类“御”字类器物推出“京华余晖——御誌专场”系列拍卖。


所谓“御誌”即承载和记录典型御用风格的标志性器物。“京华余晖——御誌专场”聚焦于这类宫廷器物精品残件,即:“御用、御制、御玩、御览、御笔、御铭、御书、御墨、御玺、御临、御鉴、御篆、御咏、御赏、御赐、御封等乾隆时期,其“御誌”器物公认为清代宫廷御用品质之繁盛富丽和精雕细作的代表(参见《御制诗集》《御制樂善堂文集定本三十卷》”著录:“青松”“蜡梅”“和阗採玉”“辛夘春帖子”“右桂花月季”“度一切诸佛境界智严经”等本场器物)。


【预展时间】

2022年7月12日至7月15日

【拍卖时间】

2022年7月16日 上午9:30

闲中日月长——私家藏暨重要宫廷艺术

2022年7月17日-18日 上午9:30

瓷器·玉器·工艺品

【预展及拍卖地点】

北京万特黄金珠宝中心B1


温馨提示:根据北京市疫情防控要求,请来访宾客佩戴口罩,注意个人防护。非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宾客可凭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健康证明并现场测温入场



清代三百年,以康雍乾三朝最为强盛。彼时,作为整个大清国中心,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巍峨壮丽,琼楼玉宇,陈设构造,均良材精工,匠心独具。所谓御用风格和皇家风范,在这些器物上得以完美呈现:它们或奢华凝重,或内敛别致,或精巧美妙,或端庄大方,折射出皇家宫廷的无上光辉。这些“御誌”器物流落到民间并不多见,历经百年来,在藏家的赏鉴收藏体系中超越了形而上的语境,依靠其独特的形制、材质、工艺以及功用,立体建构起关于皇帝宫廷生活的标准框架,为阐释帝王品味和天子世界呈现了一种新的物象。我们何其有幸从这些“御誌”器物中去追寻逝去的余晖,“京华余晖——御誌专场”即承意于此。



一、宫廷的“长物”


物的存在透着人的存在,每一件文物都能代表创造者、拥有者和使用者的文化观念。18世纪,史称“康乾盛世”,这一时期康熙、雍正和乾隆皇帝文治武功,自身的审美趣味和文化造诣极高,其宫廷器物更是体现盛世皇家无与伦比的尊贵气度和匠心独运的儒雅风范;其文化品味和稀缺价值已成为当时中国至现在艺术追求之标杆。从清宫活计档来看,皇帝在生活用器上极为精致,这些器物既要表现天子无比尊贵的形象,又要和典型文人传统相接,以保证文化品味(参见:清康熙 御铭松花石砚)。


清代宫廷器物富贵奢华、通体满雕,选材珍贵,具有御用品级和独特宫廷形制,尤其在乾隆时期达到了空前繁华。这一时期,大量紫檀从南洋进口,这种贵重的木料,质地坚实细密,颜色沉着稳重,花纹清晰漂亮。皇家对紫檀材料极为重视,使紫檀一跃而成为尊贵的象征,并非仅富贵所能得,而伴随着身份等级和地位认同的重建和标识(参见:清乾隆 紫檀朱漆描金“飞鸣宿食”图器座)。


每当走进博物院,我们都不禁惊叹于皇帝的生活精致和雅致许多。端看“御誌”器物,皇家气息就在低眉垂眼处散发开来。在这个意义上,以乾隆时期为主的宫廷器物残件实际上呈现了一种清代宫廷生活的典范。宫廷生活看似宏大,实则正是由点点滴滴的生活之物构成,“御誌”器物在对宫廷生活进行塑造的过程中,其文化主题不断重复,不断被强化,最后形成某种观念定式。对于仪式化的宫廷生活,用什么样的器物,怎么用这些器物,已有严格的规定,这种“御誌”器物界定了宫廷生活的界限,它们曾经不识人间烟火,活跃在天子的视线范围之内(参见:清乾隆 竹贴黄刻云龙纹“度一切诸佛境界智严经”长方匣)。


所谓“长物”者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享受“长物”者,有“不役于物”的超然姿态。宫廷的“长物”透过御用器物的形式,标识身份地位,形成一个精英文化圈,蔚为大观。“长物”和闲适散淡的文化生活关联在一起,用以确认文人的身份地位。而对于作为一国之君的皇帝来讲,“御誌”器物正是一件件宫廷“长物”,它围绕着皇帝铺展开精致的宫廷生活,皇权就在这铺展中慢慢留下印迹。这些器物也表征着皇权本身,从中再现宫廷生活之物象(参见:清嘉庆 神兽赑屃钮 “云林石室”玉印)。



二、“内廷恭造式样”


雍正时期在“康乾盛世”之间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雍正皇家美术继承发扬了康熙朝的美术传统,树立了本朝美术的新风气,为乾隆朝宫廷美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雍正皇帝在兼容并包中西艺术风格的基础上,提出“内廷恭造式样”,确立了“精、细、雅、秀”的皇家艺术标准。《清档》记载:雍正五年以郎中海望传达“上谕”的方式下达至造办处各作匠役,择其要点于下:“朕看从前造办处所造的活计好的甚少,还是内廷恭造式样,近来虽其巧妙,大有外造之气,尔等再造时不要失其内廷恭造之式。钦此”。由此可见,雍正皇帝强调将“内廷恭造式样”作为衡量工艺品是否堪用的基本标准,这与民间“外造之气”有天壤之别(参见:清雍正 铜胎画珐琅双鹿图鼻烟壶)。


迄乾隆以来,皇帝普天收集,奇珍异宝陆续归于内廷,于是为文玩配置匣盒底座成为要务,其既能体现乾隆皇帝极致的文化修养和审美水平,也是政务之余摩挲把玩最好的方式。于是在皇帝亲自关注下,造办处对各种文玩进行底座配设,如乾隆三十五年内廷档案“匣作”记载御旨:“白玉佛手笔舔一件,(配木座)白玉双鱼洗,掐丝珐琅水注,霁红笔洗一件……配得合牌座样持进,交太监胡世杰,交淳化轩续入多宝格内摆。” (参见:清乾隆 紫檀嵌银丝镂雕龙形赏石)。


1、朱家溍先生在其编辑出版的《养心殿造办处史料辑览》前言中有过一段有关御制底座的有趣记述:我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以前,初步知道清代宫中有个“造办处”,制作的小器物非常精致,座底下刻有楷书填金的“甲”或“乙”或“丙”是标明这件器物的等级。这类器物都是从宫中流散出去的,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次比较突出的事情,我父亲朱翼庵从东四大街的古玩店荣兴祥买回一件紫檀木座,是个圆形的,周围雕做四个姿态不同、神气各异的儿童在用力共同抬这个座,四个儿童相当于座的四足。购买目的是为给家中原有一件雍正款的石榴尊配个座。

但拿回家和石榴尊试坐一下,发现座子稍大一点,但也蛮好看的。可巧我父亲的朋友郭葆昌先生来到我家,看见插着一簇芍药花的石榴尊下面这个紫檀座,立刻露出惊喜的眼光,说:“哎呀!这个座太好了,不是造办处做不出这样的活来”,同时他也看出紫檀座的口比石榴尊的底略大一点。当天晚上他又来了,带着他新买的乾隆款仿古铜彩釉尊,他把四童子紫檀座和古铜彩尊一试,竟然严丝合缝。后来在他再三恳求的情况下,我父亲就把这个四岁童子紫檀座送给他了。朱翼庵与郭葆昌过目珍奇不计其数,一件紫檀木座竟然能让他们忘记斯文犹如顽童,可见宫廷御用器座魅力(参见:清乾隆 乌木嵌银丝镂雕西番莲纹器座)。


2、王世襄先生著作《眀式家具珍赏》收录的家具珍品绝大多数为黄花梨家具,欧式紫檀家具仅11件,比例不到10%,可以反映其时的流行时尚。许是乾隆皇帝发现紫檀木色泽黑紫沉稳,与瓷、玉、青铜相配极佳,而且木质致密,便于精雕细刻,于是紫檀成为乾隆时期器物的专宠。虽然很多是小配件,但有的是乾隆皇帝亲笔题记,有的雕龙描金,有的镶玉配牙,极尽精巧奢华。现在古玩艺术品行业津津乐道的所谓“乾隆紫檀工”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确立,因此遗存下来的紫檀器物精品,包括精美的器具配件,大多认定为乾隆时期。


三、“御誌”器物流散考


陆游诗云:“平生所好忽入手,摩挲把挈喜欲狂。”时光渐去渐远,这些“御誌”器物走过数百年时光,自有其无限荣光。如今,这一件件皇家遗物已经不再和皇帝的身份认同联系在一起。这些曾经皇帝把玩使用过的用品流落民间,又经过名士之手,渐渐裹上包浆,悠悠反射出温润的光(参见:清康熙御笔“中秋日闻海上捷音”黄花梨仿青铜盉)。


“御誌之物,虽残尤珍”。这些曾出自紫禁城的旧物,虽然多有残损,但依然代表了宫廷器物的制作巅峰。一直以来,无论是官方研究机构,还是民间私人收藏,对此类器物都极为重视和珍惜,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高路份”器物标识。我们相信,随着“京华余晖——御誌专场”拍卖的系统呈现,市场和藏家对此类器物将有更大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认可。昔日皇帝多宝阁把玩之物,今日结有缘人鉴藏,幸何如之(清乾隆 “御制文津阁诗(彭元瑞敬书)”水晶水丞)!


征集送拍、鉴赏交流、请私信投稿、谢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